通银股票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基金净值

基金净值

基金002164专访|紫金投资万舜:存量优化时代,做政策赋能下的市场化引导基金

2020-11-19 16:19:24基金净值
基金002164经过前些年狂飙突进式的发展,作为私募股权行业出资主力军的政府引导基金正进入存量优化阶段,对基金精细化管理、运营效率提升做出更高要求。近日发布的

基金002164专访|紫金投资万舜:存量优化时代,做政策赋能下的市场化引导基金图

经过前些年狂飙突进式的发展,作为私募股权行业出资主力军的政府引导基金正进入存量优化阶段,对基金精细化管理、运营效率提升做出更高要求。

近日发布的《2020年政府引导基金专题研究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0年6月底,国内政府引导基金自身规模已超2.1万亿元,母子基金群预期放大后的总规模为9.4万亿元。

从2012年到2019年,设立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增加约2万亿元,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59.32%。

但2019年政府引导基金的设立数量及规模较2018年进一步放缓,政府引导基金进入存量优化阶段。

同时,财政部年初发布的《关于加强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提高财政出资效益的通知》,明确将加强对设立基金或注资的预算约束,提高财政出资效益,促进基金有序运行。

在存量优化阶段,政府引导基金如何应对市场化管理带来的挑战?在GP策略同质化的背景下,政府引导基金如何筛选合作对象?对于募资难、投资进展不理想的子基金,政府引导基金如何处理及提供帮助?

近日,在“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·有限合伙人”峰会期间,南京紫金投资集团党委委员、副总经理万舜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。

做政策赋能下的市场化引导基金

《21世纪》: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目前管理的政府引导基金具体情况是怎样的,现在一些市场化母基金在不断扩大直投占比,有些甚至将直投比例提升到一半以上,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如何在母基金业务与直投业务间进行搭配?

万舜: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是紫金投资集团下属子公司,我们拥有50亿元的自有资本金,同时受托管理南京市政府的150亿元左右的引导基金。

集团通过引导基金的引导作用来组建市场化子基金,同时也有少量的直投业务。

我们管理政府引导金还是以投向子基金为主,它主要分为两个部分,一是100亿元规模的产业基金,二是大概50亿元规模的科创基金。

在投向子基金后,目前形成的基金总规模已经放大到超过1000亿元。

在直投业务方面,我们也投资了几十个项目,投资回报情况也很不错。

做直投的好处在于,速度快、投资精准,并且也能够实现政府的总体战略目标。

但是做直投也需要一定的人员和资源的配置,如果自身团队不是那么庞大,组建子基金去发挥社会上GP的资源优势和管理优势,是比较好的选择。

所以现阶段来说,我们仍以组建子基金为主。

后期随着管理资金规模和团队人员的扩张,我们在掌握更多资源后,也可能会适当增加直投的比例。

《21世纪》:介于财政和市场化机构之间,引导基金的市场化管理是否面临挑战?您如何看待引导基金的业绩评价“新政”对投资活动的影响,除了政策的招商诉求,还有对具体市场效益的考量?

万舜:我认为我们的引导基金不是做具体的招商引资和产业系统投资,而是从更宏观的角度上来做对招商引资和产业系统有帮助的事情。

这背后最根本的逻辑是,通过资金市场化的运作把帮助产业发展,这样招商引资的项目就容易来了,产业自然就系统起来了。

我们的运作理念还是市场化的方向,这离不开另外两条:一是南京市的总体产业定位、产业布局,比如说南京市有八大产业链,我们的子基金和直投业务也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八大产业链展开。

第二,想吸引优秀的GP或者其他的社会资本进入南京,还需要靠政策赋能,我们的策略是做政策赋能下的市场化引导基金。

比如有天使基金来南京组建成立,引导基金在里面可以出资到49%,基金落地后会有一定的奖励,按照基金的规模有30万—1500万不等。

除了现金奖励,我们在税收优惠力度、住房补贴、人才政策等各方面,相对来说都是走在全国前列的。

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政策赋能吸引大家到南京来落地基金,投项目决策的过程则是市场化的。

《21世纪》:国有背景下,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如何在人才管理机制上做到市场化?

万舜:首先,我们参照市场化水平,有相对比较公允的薪酬体系。

第二,我们正在构建跟投机制。

投项目时,团队里面的人要强制跟投,其他中台、后台的人员自愿跟投,自己把钱拿进去跟基金的业绩进行捆绑。

当投资回报好的时候,会对大家进行奖励,不好的时候也会给予相应的扣罚。

好GP可以超常规审批,返投要求不要太刻板

《21世纪》:现在南京定位发展八大产业链,很多GP定投资策略时也是奔着这些产业去的。

在GP策略同质化的背景下,该如何筛选合作对象?

万舜:当大家都挤在一个大赛道时,需要沉下心来对细分赛道进行研究,分析哪些是稀缺的、哪些是过剩的,这是避免同质化的一种方式。

比如在集成电路领域,大家都知道国外“卡脖子”,国内在大力发展,集成电路投资形成热潮。

但详细研究后就会发现,集成电路行业有些细分领域即将面临过剩的局面,投资可能带来损失,有些细分领域是真正需要长期布局的,我们需要把基金投在真正稀缺的细分领域,这样的赛道是同质化很少的。

在选择具体的GP时,我们跟他们做深入的讨论和沟通,了解他之前投了哪些项目。

同时,我们也会用相对比较专业的眼光来评判GP的专业水平,观察他对产业的识别能力究竟怎样。

除了自身团队需要具有专业性,我们也会借助社会上的专家力量,来共同对GP进行判断。

《21世纪》:随着行业的不断洗牌,筛选GP的过程有怎样的新感触,是否更加高效了?

万舜:刚开始基金热的时候,很多人都去成立基金管理公司,在市场上募资。

但几年下来,大家发现GP之间的差别还是蛮大的。

有的基金投得既快又好,回报率又高。

有的基金投得慢,项目不怎么样,后续管理松松垮垮,退出的时候也很难。

所以经过一段时间的大浪淘沙,大家都看出来市场上究竟有哪些GP公司是稳健、靠谱、有业绩的,并逐渐向头部GP靠拢。

LP和GP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稳定,这样逐步形成了成熟的市场。

《21世纪》:前几年互联网投资模式创新的项目比较热,现在投资硬科技成为新热潮。

如果有互联网模式创新时代涌现出来优秀GP团队,现在也顺应时势转向投资硬科技,您会如何考量?

万舜:我们会非常慎重,因为产业的逻辑不一样,具体要看项目的方式和要素也不一样。

我们需要仔细甄别团队对于专业知识、基础知识的把控能力,如果转型中的GP团队真的有看硬科技的水平,也有募资能力、投资管理能力,我们一样会支持。

《21世纪》:现在很多GP还是会觉得募资难,因为虽然国资、政府引导基金愿意出资,但社会资本却不容易匹配上,如何帮助GP共同解决募资难题?

万舜:南京市引导基金在策略、战略包括拨款稳定性上,都是非常好的。

对于GP募资难的现状,首先,我们会综合衡量GP各方面的能力,如果GP其他各方面的素质都比较优秀,哪怕募资能力比较弱,我们也还是会投资他,而且还会帮他找资金,尽快完成募资。

第二,遇到业绩非常好的GP,可以超常规审批。

我们去年3月底有一个基金组建完成,到现在为止一年半的时间已经投了42个项目并且有4个IPO了。

现在他们要做二期基金,我们在流程上将两次会议并到一次会议上开,就是为了支持他们快速把二期基金组建起来。

GP做的越好,我们越是能够超常规去办事。

第三,我认为对GP提出的返投要求也不要太刻板。

作为地方引导基金首先得衡量一下,地方政府孕育的企业成长生态是怎样的。

如果投资标相关生态建立的相对比较好,也有底气来跟GP讲返投,让GP有好的施展空间。

而没底气的时候就要灵活一点,让大家好达成共识往下走。

清理子基金是常态化操作而非运动式

《21世纪》:目前,有行业声音认为引导基金规模不可能持续宽松,财政出资将会减少。

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是否遇到相应情况,您认为存量资金该如何运营?

万舜:我们暂时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市委市政府借助引导基金来支持创新、支持科创企业、支持成长型企业,乃至于支持八大产业链内产业的发展,布局还是很清晰,安排的资源也是比较充分,战略定力很强。

所以我们在非常有序的投入资金,而且投入的资金量在不断加大。

《21世纪》:去年有政府引导基金说要清理子资金,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有没有相应的清理动作?

万舜:我们其实一直滚动在做清理子资金这事情,但不是运动式的清理,而是进行常态化的经营和管理。

我们会在不同的阶段会做不同的评估,比如说初期、退出期怎么评,关键是投资期一年一年的评估。

如果有些方面没达到要求,我们会提醒GP。

如果是做的很差或者违反了很多规定的情况,我们甚至还会劝停基金的投资。

《21世纪》:如果有子基金落地完成,投资进展也不错,但对政府诉求没有照顾到,该如何应对?

万舜:还是要实事求是来看待,比如我们的产业基金要求是二倍的返投,返投进度跟基金整体投资进度要相匹配。

如果有基金返投的进度明显滞后于整体的投资金额,我们会认真进行沟通和交流,弄清楚背后原因是什么,GP后面的计划是什么,打算进行怎样的调整。

总得来讲,平常管企业是“一企一策”,现在管理基金我们叫“一子基金一策”,我们不会让基金在没达到进度时就马上叫停,还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

《21世纪》:近日,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围绕“八大产业链”设立专项基金,发布软件和信息服务、新能源汽车、新医药与生命健康、集成电路、人工智能、智能装备制造等6支专项基金成立信息,公开招募智能电网、轨道交通2支专项基金管理机构。

这些基金基本上覆盖了近两年的热门行业,这些行业资金密集,且很多项目估值虚高,如何评估投资风险与收益?

万舜:我们做八大产业链基金有立体的考量,其中会做一些结构化的安排,在早期、成长期、并购期各阶段进行投资配比。

作为我们政府引导基金来讲,我们的着力点相对在前面,比如说社会上的资金还没有非常踊跃的时候,我们去进行投资,这样既能前瞻性的早期的布局一些项目,同时也不至于项目的估值太高。

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

今日基金资讯基金002164专访|紫金投资万舜:存量优化时代,做政策赋能下的市场化引导基金:基金网提供专业、及时、全面的基金行业动态、基金数据、基金净值、基金002164、基金评级和交易。